PUBG起诉网易侵权背后: 四大细节或决定官司结果

作者:凉生    2018-04-16 10:47    人气:0

  4月6日据相关媒体报道,《绝地求生》开发商PUBG公司在美国起诉了网易旗下两款手机游戏:《荒野行动》和《终结者2》。虽然PUBG与网易的官司还未开庭,但由于“吃鸡”的影响力极大,该诉讼引发国内媒体的深度关注。

  由于中美两国法律在“游戏知识产权”领域有较大差异,因此,在国内面临同类官司时毫无压力的网易,此次以“被告”身份在美国被起诉,就格外引人关注——很多人都想知道,网易最近曝出的一系列同类“创新”行为在美国的司法框架内会被怎么定义。

  针对诉讼中的诸多细节,我们与多位法律界人士进行了沟通,从中我们可以更深刻的理解PUBG此次维权动作中的众多选择。

  细节一:起诉地点,全美最注重知识产权的加州

  相较国内,美国互联网环境下的知识产权保护经历了从无到有,从细化到强化的成熟发展阶段,现在已拥有相对成熟的体制。

  PUBG 之所以选择在加州起诉,与该地的产业背景相关:以好莱坞代表的影视行业和以硅谷为代表的科技和游戏行业——众多知名游戏公司的本部都在加州境内,如出品《魔兽世界》的暴雪、《英雄联盟》的拳头等。这些行业视知识产权为核心资产,因此在“知识产权保护”上,加州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加迫切。在实际的执行中,加州也是知识产权保护最为严格的地区。因为地区法院会更慎重考虑知识产权的保护,从而保护当地行业的创新性与原创作品。

  在美国,司法审判实行判例制,也就是说,PUBG和网易的官司一旦被法庭受理,将会影响以后在加州地区审理的同类案件。因此,无论这起诉讼的结果如何,它都将对游戏知识产权的未来有重要影响。

  细节二:美国法律中的陪审团制度

  PUBG在美国提起的这场民事诉讼,想要打赢,必须说服陪审团。

  陪审团是英美法系中非常重要的审判制度,法院审理案件的关键性程序就是挑选陪审团。陪审团的判断倾向于主观。所以,这次的诉讼策略,就是围绕陪审团制度展开。

  PUBG的诉讼策略,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说明,就是对产品画面及细节上的雷同进行重点举证,说服普通人和陪审团,让他们认为“游戏极其相似”,从而推导出“ 网易的两款移动端产品利用了这种相似感来获得收益,因此构成了不正当竞争”。

  细节三:不正当竞争才是主要的诉讼点

  在 PUBG 起诉网易之后,网易发布了一份声明:强调“开放品类”。事实上,PUBG在起诉书中并没有过度强调“玩法”或“品类”,而是强调网易通过市场宣传等方面的不正当手段影响竞争。

  不正当竞争,不仅仅存在于产品本身,也包括市场行为中的宣传用语——PR行为,宣传节点,画面,上线节奏,都可以归为“不正当竞争”。诉讼中,原告证明对方存在不正当的竞争行为并对原告造成了影响的证据,都是有效证据。

  目前已有证据表明,在网易宣传的影响下,市场上确实已经出现了“混淆不清”的状况,消费者会错误地认为《荒野行动》是由PUBG 开发的——在应用市场上,《荒野行动》往往被称为“手机端PUBG“ 、“PUBG 手游版”、“最好玩的PUBG手游 “等。

  由此,PUBG认为:《绝地求生》的正版手游上线之前,网易恶意使用了PUBG的开发成果和在消费者当中的良好声誉,抢先侵占手游市场,试图并已经伤害到PUBG。

  细节四:用画面对比,强调侵权行为

  在本案中, PUBG列举了大量的画面证据,来表达网易的“吃鸡手游”与《绝地求生》“极其相似”。



  起诉书56条列举的图片

  PUBG在起诉书第56条表示,“《荒野行动》的整体观感,视听风格和《绝地求生》的独特风格十分相似”。并列举了图片作为证明。

  在起诉书第61条中,PUBG指出《荒野行动》的场景和地点在可以使用其他式样的前提下,依然复制了《绝地求生》中包含的“一处射击场、高架渠、带集装箱的港口和一片农场”。《荒野行动》此举,是为了让玩家联想起在玩《绝地求生》的类似体验。







  第61条中的两者画面对比,此处主要是为了说明《绝地求生》中有的场景,《荒野行动》也都有

  第80条用实证表明,网易在宣传、推广《荒野行动》的过程中,蓄意混淆事实,误导消费者,《荒野行动》与《绝地求生》有某种联系。在Google Play以及App Store上,《荒野行动》的外观和产品描述与《绝地求生》近似,而且《荒野行动》的脸书页面使用了《绝地求生》的画面。



  例如,在Google Play,当你搜索“PUBG游戏“,《荒野行动》会以第三个搜索结果出现。在App Store,当你搜索“PUBG“,《荒野行动》会以第三位结果出现,且广告画面为《绝地求生》里的降落伞、车辆和补给箱。

  据统计,诉讼书中列举了《荒野行动》和《终结者2》超过60项抄袭证据,大部分都佐以画面为证:一方面显示出画面上直接的抄袭证据,另一方面也给陪审员直接的暗示:如果画面都存在大量的抄袭,那么它们整体的体验也是模仿原告的。这有很大几率让陪审团认为被诉方确实存在刻意抄袭的行为。

  虽然被诉方网易和PUBG具有同样的举证机会,但是,要证明自己并没有模仿的举证难度,比原告PUBG要难得多。本次诉讼网易的举证难度会很大。即使玩法不受保护,细节有所修改擦边,只要陪审团与大众直观认定两款游戏明显相像,PUBG就达到目的了。

  写在最后

  在美国,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诉讼,原告公司一旦胜诉,被告公司都会被判以一个高于被告收益的惩罚性的罚金。如果被告方是上市公司,那么财务情况都很清楚明确。所以,可能面临巨额罚款;其次,相关产品将面对下架的处理。如何安抚用户,也将会是相当头疼的难题;更重要的是,公司通过长期以来建立的品牌,因为案件的进展而受到海外厂商及用户的质疑,才是最致命的打击。

  对中国游戏公司大规模出海的背景下,网易因“侵权”首次在海外被起诉,是非常及时的警示:往小里说,诉讼结果将告诉我们,在游戏知识产权中,“学习”和“抄袭”的区别;往大里说,它提醒我们,在进入海外市场时,需要更加严肃、认真的看待所在国的法律,以免触碰边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