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58游戏 >DOTA2 >新闻资讯 >国外解说TobiWan专访:Major质量不如从前

国外解说TobiWan专访:Major质量不如从前

作者:佚名2018-03-20 15:00评论:0

  近期外媒对国外著名解说Toby“TobiWan”Dawson进行了采访,采访中TobiWan讨论了赛季积分系统的坏处,目前赛事举办的情况和离开joinDota的原因。

  Q:Toby,最近怎么样?

  A:还不错,就是有点累,不过是我自己的原因,因为我通宵看龙珠超来着。

  Q:已经完结了对吧?

  A:我才刚开始从头追呢,千万别剧透哦!

  Q:我也有点累,最近和很多选手和解说聊了新的赛季积分系统。你怎么看?你觉得多打打比赛是好事,还是觉得比赛有点多了?比起去年的情况,你更喜欢哪样?

  A:我喜欢的部分是,参加每一次比赛都意味着向TI迈进一步,而且整个周期很长,意味着我们可以在TI之前的三个月内争取资格,而不是在TI前夕进行紧张的预选。

  但是我也曾说过,我不喜欢现在这个砸钱的比赛系统。(我的意思是说),尽管办一个Minor或者Major的钱到位了,但是它们质量没那么好。看看CS:GO的赛事举办方,所有人都在拼命做到最好,以获得举办Major的资格。他们在尽全力提升自己的价值,他们竭尽全力地让每次比赛都令人难忘而很有意义。但是我觉得这种精神很少在Dota项目出现了。我不是说我们的比赛饱和了——我觉得现在的比赛数量很不错——问题在于比赛的质量没那么好。赛事举办方都在走过场似的一个接一个地办比赛。他们在为了举办Major而举办Major。

  Q:现在Major只剩个名头了。

  A:是啊,现在的Major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了。

  Q:以前是指去年?

  A:差不多,不过从去年开始质量就下降了,因为大家发现V社并没有为Major注入多少心血。这种情况总是一次又一次发生。你也知道TI7的反响。TI7就像按指标举办的,一点创意都没有。这可不是我们期待的V社。

  看起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按照观众的兴趣去改进。如果想增加观众基数,让我们的社区壮大,就需要改变。我们已经看到了衰落的迹象,很大的迹象,也许是因为和Facebook的合作,也许是因为每次的比赛都差不多一样。他们必须作出改变。

  Q:你刚才提到CS:GO项目的各个举办方都在为举办Major竞争。你觉得会不会是TI掩盖了其他Dota2比赛的光彩?

  A:TI一直能使其它比赛黯然失色。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听说TI的时候,那个人是这么说的:“是啊,我们有个160万美刀的奖金池”,我们当时的感觉就像“我的天,这不可能”。 如果有人记得的话,在那之前我们办过奖金最高的比赛是3万美刀奖金的Razer Global Challenge(译者注:于2010年下半年举办的线上全球比赛,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比赛的冠军是由YaphetS和Zhou领衔的中国队Nirvana.Cherry,其他三位选手为Banana,DGC和Insence),不过那时我们的比赛还是War3上的Dota。这我们怎么hold得住?Dota发展早期那会儿,最有名的比赛是The Defense,joinDota举办的。而且那时候的1万美金奖金池是Own3d.tv为独播权付的费。

  当然,1万美金是完全没法和160万比的,而且TI的奖金还在不断攀升——这当然是好事,也是个不错的预兆,因为TI奖金从未后退一步;同时,这也让TI和Dota显得有些单薄——虽然我很乐意看到大量的资金被投入到赛事中。这么说是因为我觉得我们缺乏一些第三方支持者,尤其是因为V社在一开始自己举办了大量的Major和TI,这种改变让第三方赛事举办方无法生存。他们无法参与到Major中来,所有东西都是官方的,所以没有赞助商愿意驻留。

  赞助商最开始想投资Dota的原因是,他们进不去LCS(译者注:League of Legends Championship Series,英雄联盟冠军联赛),因为LCS刚刚锁定。然后这些家伙想:“有没有什么比较活跃的比赛能让我们砸钱的?就Dota了。”然后他们发现在Dota到处吃闭门羹,然后想“行吧,QTMD Dota”,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他们去了CS:GO,去了其它游戏。

  Dota没有把握住曾拥有过的第三方支持者,而V社在这件事上负主要责任。他们取消了很多之前提供的支持。看看队长征召联赛和巅峰联赛:两个很棒的比赛,他们在获得一些官方的支持后,能从游戏中获得收益,这些比赛随后达到了全新的高度。而且队伍之前也能从游戏中获得收益(译者注:指合作饰品等,如BurNing的“狡诈巫师战利品”)。

  Q:你觉得为什么他们把这些东西砍了?

  这是个好问题。想理解V社和试图理解上帝没什么区别。我不知道。从我个人而言,我对此非常生气。太多东西被取消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。

  TobyWan,摄于ESL

  Q:我们还问了其他解说关于Merlini的问题。很不幸,他现在退出Dota2圈了。我们之前提到过,目前和官方的谈判有点非做不可的意思。要么你把钱给到位,要么项目被砍。Capitalist(译者注:Austin“Capitalist”Walsh,美国Dota2解说)和我们聊了关于“联盟”的事,这个好像是说解说们要一起工作并拿规定的薪水…

  A:一些解说会加入,也有的不会。联盟这种东西只会在所有人的能力相同时出现。但是,怎么才能在一个靠天赋的产业上这样做呢?让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不现实。

  Q:有些人配得上拿这个薪水,有些人不配。

  A:是的,这就好像说George Clooney(译者注:乔治·克鲁尼,美国演员,制作人,导演,曾分别作为演员和导演拿过奥斯卡金像奖)的价值和Keanu Reeves(译者注:基努·里维斯,美国演员,制作人,导演,成就平平)一样。你怎么能给一个人定价,这又能证明什么呢?比赛举办方会想办法找到一个能把比赛办得最好,同时经费用得少的人才。你可以要求更好的东西,但是如果举办方坐在那说:“我经费不够”——这在Dota经常发生,因为正如我刚才说的,大部分经费被用在了奖金池,而不是比赛本身——那么这是你必须面对的结果。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。

  而且虽然把所有人提高到同一水平上很棒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不是每个人都混得不错,而且对于Dota来说,事情总是变化无常,因为并没有所谓拍档的东西。有时候会有一些人共事一段时间,但很快就分开了。

  至于Melini,他说想为未来赚足够多的钱。他当然可以慢慢从每次比赛中赚,但是单纯只想从比赛赚钱是不行的,这对于他来说很简单。如果他同时在其他媒体上发展,不只去解说,而是在YouTube上做自己的内容,围绕自己打造品牌,这样就行了——在电竞行业赚钱很简单。

  Twitch上的主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他们每天都在创造自己的东西。解说们可以做类似的东西,或者至少做些其他特别的。如果你想赚足够的钱,拥有很好的生活,就必须要去尝试。因为我们所在的行业意味着非常规的人生。

  Q:这是Merlini的另一面。

  A:这是他最重要的一面,如果他结婚,生孩子,然后就要面临“我需要房子,我需要贷款,但是我怎么支撑这项支出,我怎么找时间和我的女朋友或者妻子在一起?”的问题。当你达到一定岁数时自然会需要想这些。见鬼,我今年已经33岁了,我已经开始想这些东西,而且近年来我在试图去做一些其他事情。这意味着我对于赛事有更多选择,我不用像原来在joinDota一样每天解说10~12个小时,每周七天都如此。我没有停下过,我不要命地工作。我一直觉得那段经历对我造成了伤害。

  Q:这是你去做BestMeta(BestMeta是TobiWan的关于去中心化游戏环境的项目,通过区块链技术促进电子游戏市场,并为游戏玩家提供直接和透明的渠道来支持和参与他们喜欢的项目)的动机么?

  A:我的动机是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当你达到了人生的某个点,在那里你想“为什么我在这里?为什么我在做这些?如果我不喜欢做,为什么TM还要继续做下去?”实际上是我的女朋友一直在鼓励我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,因为我总是有一大堆点子。我甚至想过去做个游戏,感觉就像“嘿,我就喜欢做这个”,总有大量的想法没有被重视并付诸实践。对于我来说,“打得漂亮!”的感觉在BestMeta复活了。这些东西非常酷,他们很有挑战性,而且我学到了很多新东西,我很享受创作不同风格的内容。

  我在我的YouTube频道也做了同样的事。我做了很多类型的饰品,比如我的教育系列,Tobi说(Tobi Talks),这个系列就和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差不多,你问我说。我还做了解说指南,这个可以帮助人们理解解说在一局游戏中做些什么,同时可以帮助其他解说改进自己,因为很少有关于解说的指导。目前的解说只是入行,然后照着别人做。然后他们想干一番大事业,却不好好改变自己,改掉坏习惯,他们不会检讨自己。

  左为TobiWan,摄于ESL

  Q:你在joinDota工作很长时间了。最近,你和Paul(译者注:ReDeYe,电竞解说)宣布你们加入了Code Red。我听说这是你们筹备很久的计划。什么促使你跳槽?

  A:我想离开joinDota很久了。其实,在我正式离开joinDota前已经不为之工作很久了。我在joinDota停止运行后就不再管任何joinDota的事了。它只是个ESL的网站和封面。

  所以,后来我开始关注Freaks4U(德国游戏市场营销机构)这个机构,他们似乎在做和我相同的事。我观望了一段时间,给了他们足够的机会来证明给我看,他们做的是我所期望的。然而最后我发现我能获得的价值和损失失衡太严重了。

  Q:听起来你有点恼火。

  A:我和Moose、HolyMaster和其他人一起把joinDota做了起来,joinDota对我来说极其重要。想放弃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真的很难。即使你对这个项目没什么依恋,至少也会想念整个公司。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,不过我认为这是我需要做出的决定,为了能改变自己的心态,走出这个简单的循环,自己去闯出一片天地。

  我自己干了两个多月了——我没觉得我足够了解自己——但是我能明确地分析出自己的优势和弱点。Cod Red会帮助我了解自己。

  我喜欢人才管理。这不是为了逃避,也不是为了加工资,原因比这些要重要许多。这是一种真正能与整个行业接轨的能力——Code Red有非常多的人脉,他们能给我提供一整个专业的系统。我离自己的目标还有多远?我不知道,不过现在我们在一步一步前进。他们把我作为人才对待,而我仍旧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。

标签:电竞最前线、Tobiwan